Profile Photo

Original Chinese 22 望京让韩国人着魔 Wang Jing- The Koreans love the most in Beijing

来源:《博客天下》

作者:尹丽

只要老李开口说中文,几乎没人相信,这是个不折不扣的韩国人。

不折不扣        bu4 zhe2 bu2 kou4        one hundred percent

开车违法,正打算请交警“手下留情”,他带着京味的普通话,却让对方一脸不信任:“你说你是外国人?骗谁呢。”

手下留情        shou3 xia4 liu2 qing2         go easy on sb; show sb mercy

老李51岁,搬到北京望京地区居住已有10多年。熟悉他的中国朋友,大都喜欢叫他“老李”,而忘记了他的韩国名字。

除了五道口之外,相比北京的其他地方,望京的外籍人口,尤其是韩国人数量最多。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提供的数据,截至2012年1月底,散居在望京地区的外籍人口已经达到两万余人。其中,韩国籍人口所占比例最高,占该地区外籍总人口的80%以上。望京地区韩国人数量几乎每年都保持高速增长。

尤其        you2 qi2        specially

对来自韩国的“老李们”来说,望京似乎有不小的“魔力”。这种“魔力”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,由多种因素酝酿而成的。

酝酿        yun4 niang4        incubate

望京位于北京东北部,为东北四环、京密路、东北五环以及京承高速4条主干道所交叉包围。1994年开始,望京花家地地区的北京青年政治学院、经济干部管理学院等院校,对外招收韩国学生。同时,韩国驻华大使馆和一些韩国企业也在北京东北部。临近首都机场的望京地区,对韩国人而言是理想的临时落脚点。从1997年到2000年,随着望京西园四区、三区以及大西洋新城等3个小区相继交付使用,望京初具大型社区的面貌。崇尚居住环境的韩国人,被这几个小区吸引而来,从散居逐渐转向聚居。

崇尚        chong2 shang4        advocate

在众多的韩国邻居中,老李的中国话算是最流利的。这不只因为他有语言天赋。1980年代,他在首尔大学人文学院念书时,专业就是中文。

当时,中文专业在韩国并不吃香。最强势的语言类专业要数英文。但老李没能考上,被“挤”去学了中文。老李也自觉前途暗淡:中文专业的8个名额没有招满,还有两个空缺。

吃香         chi1 xiang1        be very popular

前途暗淡        qian2 tu2 an4 dan4          the outlook is gloomy

名额         ming2 e2        quota of people

他们都没能预料到后来的变化。1992年8月24日,中国与韩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,结束了两国长期互不承认和相互隔绝的历史。

在时代变革的背景下,大学毕业后,进入一家韩国企业工作的老李,也成了公司里的宝贝。老板担心他离开对总部影响太大,舍不得把他派去北京建立办事处。但老李还是出发了。出发前,他向公司递交了一份辞呈。

可彼时的望京,却并未给老李多少惊喜。1992年,北京市政府才将望京地区纳入规划,随后,这一地区才开始从“菜地”逐步转变成了“工地”。

初到望京,老李目光所及,便是少数的几幢楼房,以及随处可见的工地。很多行车道还在修整之中,孩子们在上面奔跑、踢球。往返于来广营和阜成门之间的“409”,是当时唯一一趟能把老李从荒凉的望京送到北京核心地带的公交车。

但进入2000年,望京的面貌快速地焕然一新,成片拔地而起的社区楼房,同时,在社区管理、服务方面,也日趋完善。2000年6月28日,望京街道办事处正式成立,这是北京市朝阳区最年轻的街道之一;同年,花家地派出所成立,后又分出东湖派出所、南湖派出所,韩国人聚居区主要在后者的辖区内;工商、税务等部门也陆续在这里设立了办公地点,更加直接、深入地参与到望京地区的管理之中。

焕然一新         huan4 ran2 yi4 xin1        take on a new look

拔地而起        ba2 di4 er2 qi3          rise straight from the groud

老李的汉语水平也在继续地突飞猛进。这一部分归功于他乐于交朋友的个性。时不时会有中国朋友请他去做免费的韩文翻译,他也欣然前往。

突飞猛进         tu1 fei1 meng3 jin4            advance repaidly

归功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gui1 gong1 yu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owe to; attribute…to

如今的老李在望京过得非常自在:衣食无忧,周边环境安定。他在一家主营医疗器械的公司,担任董事长职务,朋友越来越多。“韩国交朋友讲这个。”他右手握拳,拇指和食指快速摩擦做点钞状。相较之下,中国朋友更重情义,他说。

但也并非没有烦恼。临近韩国人聚居区的菜市场,虽是同样的蔬菜,价格却让普通的中国百姓绕道而行。望京的房屋中介公司,为了吸引韩国客户,几乎全都配备了韩语翻译。他们总能以高出望京外同等住房几百、甚至上千的价格,为房子找到临时的韩国主人。

绕道而行          rao4 dao4 er2 xing2          make a detour; go round

不只是居住在望京的中国人,包括老李,都开始抱怨韩国人正是这里物价高起的始作俑者。一套普通的两居室,没有两三百万元人民币根本下不来。这让老李至今买不起房。他与家人住在一套四居室里,每月房租9000多元。

始作俑者           shi3 zuo4 yong3 zhe3           instigator

即便是付出了如此高的价格,老李对房子所在的社区依然有耿耿于怀之处。

他不止一次地抱怨,小区物业公司请的保安的年纪太大。老李还担心,小区里的监控摄像头数量不够。他希望,公共场合最好都在监控的范围内,不留死角。从这一点上说,韩国遍布街头、社区、校园的监控,让老李有些怀念。在他的记忆里,韩国并非没发生过骇人听闻的犯罪案件,靠着发达的监控网络,犯人通常不难被抓捕归案。

不是所有在望京的韩国人,都能像老李一样,与中国邻居们几乎没有摩擦地生活着。

夜里醉酒的韩国人,往往是社区里不稳定的因素。他们有时会被投诉扰民,有时则可能飞起一脚,踢坏了小区车辆的后视镜。

但警方更为具体、深入的解读是,涉外治安案件在逐年下降,而纠纷求助类的警情有所增加。“这说明,一方面宣传起到了作用,加强了望京地区外籍居民的守法意识;另一方面,外籍居民正在逐步融入社区,但尚处磨合期。”

宣传          xuan1chuan2          advertise; publicity

磨合期      mo2 he2 qi1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e period of getting used to each other

比如,即便是一个简单的登记手续,也遇到了障碍。依据中国相关法律规定,境外人员如果在华居留,必须到当地派出所登记。这项在中国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规定,却让包括老李在内的韩国人都觉得别扭

别扭          bie2 niu3            not comfortable

在韩国人的概念里,派出所只与打击犯罪相关,其他事务统统交由“洞(街道之意)办事处”负责。

对抱怨登记繁琐的国人们,老李不厌其烦地强调“两个原则”:“第一,没人逼你来中国,你自己觉得有好处才来的;第二,到了中国,就要按中国的规矩办事,搞好关系。”同样让老李念叨的,还有中国政府服务态度的转变。他记得,初到中国的几年,海关检查完证件,就随手一扔。可现在,不管到哪个部门办事,对方会双手持证,面带微笑地交还给他。

繁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fan2 suo3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many and misellaneous with trifles

不厌其烦           bu2 yan4 qi2 fan2           tirelessly; patient

二十多年来,望京变成了一个让老李再亲切不过的样子。而再过一些年,可能韩国以外的外国人会大批涌入这里。根据望京街道办的说法,“国际化社区”,而非“韩国城”,被认定为望京未来发展的大方向。

No comments, be the first one to comment !

    Leave a Reply

    © 2020 XM Mandarin Online.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  Login

    Register

    GOOGLECreate an Account